草莓appios

草莓appios萧乾低低的声音清晰入耳,并不强势,可一字一字,却仿佛带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仪,不仅让殿内众人刹那凝滞,便是龙椅上端坐的至化帝,也微微失神。

面对君王之怒也可以从容不迫的人,整个南荣找不出几个,而萧乾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曾经,至化帝最为欣赏他的地方,正在此处。

然而如今……终是尾大不掉了吗?

疑心生暗鬼,至化帝象征性抬了抬手,将满腹怒意藏起,露出一个宽和慈祥的表情。

“萧爱卿且说说看,功在何处?”

“谢陛下!”

萧乾上前拱手,唇角绽放一抹浅浅的笑意,仿佛一朵受暖的玉兰花在冷风中无声盛开,让凝滞的大殿内瞬间回暖,所有人的注意力,也都集在他的身上。他不笑时,俊美无匹。可他笑时,那俊美,竟似有摄人心魄的力量,让人挪不开眼,以至于竟无人发现从大殿门口慢慢入内的太子爷宋熹。

万物俱寂。

人人都在疑惑萧乾的笑。

近来,他的笑容似乎比以前多了。这让习惯了他凉心冷意的众人都略感违和。尤其是这个笑……他竟然是拎着谢忱的脑袋在微笑。那颗脑袋上的头发从包裹的青布中漏出几缕,被夜风惊得一拂一荡,与萧乾松快的面色鲜明对比,无端端让人脊背发麻。

人对于猜不透的事物,天生有惧意。

床头少女吊带深沟户外性感香肩写真图片

于是萧乾这么一个男人,喜怒之间,便可影响众人的情绪,让人随了他时惊时诧,神经不敢有丝毫的放松。

宋熹走近,在萧乾身侧站了一瞬,慢慢往左几步,立于长长的列班前面。

旁人未注意他,萧乾却注意到了。

他侧身向宋熹请安,依据拎着那颗脑袋。

宋熹也给他一个温和的致意,轻松带笑,温润得像一块暖玉。

众人这才发现过来,给太子殿下行礼。

宋熹淡淡回应,笑着,目光只看萧乾。

二人目光相对处,暗流催成冷风,似乎有什么激烈的情绪在空间里“滋滋”的碰撞,火花四溅,却又转瞬便消失不见。

萧乾扬了扬唇角,收回眸子,望向上首的至化帝,恭声道:“陛下,御史台狱那一把大火,是谢忱所为,已无疑问。谢忱畏罪潜逃,纵火伤人。臣为自保,逃出火场,调兵围堵,抓捕逃犯,是为国尽忠,这便是功。臣原想给谢忱一个改过的机会,可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,欲与臣兑命,臣若不伤他,伤的便是臣自己。”

顿了顿,看至化帝眉目微沉,他又笑了笑,指着那颗脑袋道:“他乃罪臣,命贱。臣乃功臣,命贵。自是不愿与他同归于尽。臣错手弑之,又何过之有?”

一场手起刀落的血腥弑杀,被他轻描淡写一说,仿佛就成了一件波澜不惊的小事。而且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斩杀了当朝宰相,还拎着他的头颅上殿,分明是世间最重的羞辱,他却轻松就好像是捏死了一只蚂蚁……谁让它爬过来想蜇我?它贱,我贵。我为免它沾上身,一脚把它踩死,哪里有错?

都说死者为大,人死如灯灭,多大的仇怨,萧乾非得如此?

殿内安静得如若无人。

至化帝也是久久不吭声。

他很清楚,临安府二十万禁军未经他旨意,便悉数受萧乾之命出动围城,这震撼临安的举动,又岂是为了抓一个谢忱?

至化帝心里像搁了一块大石头。

这石头就压在他的心脏上,有点闷,有点堵,却推不开,还毁不得。萧乾是想借由此事变相告诉他,军政大权得他说了算吗?还是他想告诉他,就算他贵为皇帝,也不能为所欲为,不能想怎么办就怎么办?

一个臣子坐大了,属实令皇帝头痛。

尤其内忧外患之际,至化帝就算不愿承认,也不得不在好些事情上受萧乾掣肘。

兵权,重于泰山。

……是当想想法子了。

皇帝微阖的老眸,皱纹深深,可当他再一次将目光落在萧乾身上的时候,脸上已隐隐浮上笑意,就像真的在设宴欢迎一个杀敌归来的英雄。

“谢忱勾结珒人,劫持军备,滥杀无辜,误国欺君……还放火潜逃,置御史台狱死伤无数,其恶迹累累,罪无可赦。萧爱卿杀得好,此人死不足惜!”

皇帝一语定乾坤。

谢忱贵为当朝宰相,这一死,也不过换了个“死不足惜”。

众人皆垂目不语,可至化帝掷地有声地说罢,再环视一遍,又凝重着面孔,沉声道:“枢密使萧乾于危难之际不忘国事,抓逃有功,杀人无过,乃国之柱石也。南荣有萧乾,国无忧患,朕备感欣慰。即日起,敕封枢密使萧乾为天下兵马大元帅,着令史部草拟文书,为萧乾请俸加酬。”

“咝”隐隐有抽气声。

紧跟着,殿内便冷寂一片。

每个人都定定看着皇帝,没有只字片语。

这样的结果,大家都没有料到的。

欺君、逃狱、杀宰相、动用重兵包围京师,变相要挟皇帝……几件事综合在一起,众人以为萧乾放下兵器单枪匹马入皇城大殿,是这个局里走得最差的一步败着。至化帝原就已经动怒,借此机会,把他推出去斩首示众都是轻的,说不得就要夷九族,诛党羽了。可皇帝却不罪不罚,反倒加封。

更可笑的是,他分明已无官可封。

枢密院已掌军政之权,可调动兵马。而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,更是象征着南荣最高的军职,领军政,掌征伐。

任何时候,出现这样的封赏,都是一件震天动地的大事,可至化帝却在这样一个诡异的情况下,波澜不惊地说了出来。

更诡异地是,萧乾细思一瞬,竟丢下谢忱的人头,任由他滚落在边上,然后单膝跪地,低头拱手道:“皇恩浩荡,臣感念之,却受之有愧,恳请陛下,收回成命。”

众人哗然。

这样的好事,人人求之不得,萧乾却断然拒绝了?

可就在众人惊疑之际,至化帝眸底幽光一闪,却哈哈一笑,“这天下,若萧爱卿都受不得,还有何人受得?”然后他似是欣慰地捋一把胡子,像个慈祥的老人,喟叹道:“朕老了,身子也不大好,好多事情,都是倚仗各位喽。萧乾领了差事,为南荣再操持操持吧。”

皇帝都低声下气说成这样了,萧乾若再不应允,那就不是不给皇帝的脸面,而是直接打皇帝的脸了。

萧乾拧眉,终是无奈,“臣……谢恩!”

至化帝扩大了笑容,哈哈一笑,连道几声好,又朗声对殿内众人道:“明日晚间,朕在御春园设宴,款待诸位爱卿。一来为萧爱卿祝贺,二来,另有一件大喜事。”

他故意卖了个关子。

可气氛和暖下来,众人也都跟着议论。

“大喜事?哈哈,甚好,甚好!”

“敢问陛下,是何喜事?”

“陛下还请说来,也让老臣们跟着高兴高兴。”

看众人眼巴巴盯着,至化帝笑眯眯将目光望向沉默在列的萧运长,闲闲地拿过案上一道折子,不轻不重地道:“御史台狱走水,死伤者众,国之大殇,朕亦忧思不已。萧国公体恤民情,忧朕之忧,连夜入宫为萧六郎求娶朕的爱女玉嘉公主,为国冲喜,实乃可喜可贺之事。”

顿了顿,他又哈哈一笑,再无半点“忧思”之态,满是愉悦地道:“朕已允了,明日御春园之宴,可算双喜临门,诸位爱卿务必前来,朕定要与尔等畅饮一夜。”

众人愕然。

静了片刻,又纷纷道喜不已。

萧运长会连夜入宫请旨,便是害怕萧六郎犯的事儿被皇帝降罪,祸及萧家。而陛下不治罪反嘉奖,甚至敕封萧乾为天下兵马大元帅,原来是把他招了驸马。

众臣心里敞亮,恭贺之声不绝于耳。

可萧乾静静立在殿内,却无只字片语。

萧运长瞄他数眼,见他仍然凝滞不动,不由焦躁地低斥一声,“六郎还不快叩谢陛下恩典?”

屋外,风雪堆积,屋内,火光通明,萧乾的表情像被数九寒冬的雪凝过,没有半分温度。瞥了他爹一眼,他慢腾腾拱手,

“陛下,臣不敢娶公主!”

恭贺声停了。

众人堆笑的脸收敛了。

萧运长的脸也拉得老长,恨铁不成钢地斥道:“你这孩子,在胡说什么?婚姻大事,何时由得你做主了?”

他猛给萧乾丢眼色。

可萧乾却置若罔闻,固执地致礼,一动不动。

从喜到惊,殿内的气氛转变很快,至化帝一张老脸也冻结了。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,皇帝想把女儿许配给他,他却当场拒绝,这事换了哪个皇帝,脸面都会挂不住。

“萧爱卿可是看不上朕的女儿?”

这句话至化帝问得有些低重。

隐隐的,似乎还包含了一层杀气。似乎只要萧乾敢拒绝,先前他曾赐予萧乾的一切,都可以收回来,甚至治他之罪似的。

萧运长捏了一把汗,可萧乾却很淡然,“不敢欺瞒陛下,微臣乃四柱纯阳之命,相士说,此命不利六亲,命运多舛,克性极大,乃孤寡之命。”

他的声音很从容,可那淡淡的,冷冷的声音,却在寂静中平添了一抹凄哀。

众人盯着他不语。

他顿了顿,头微微抬起,余光瞄一下萧运长变色的脸,继续对至化帝道:“微臣幼时也因此命,被家中嫌弃,赶出府外。可微臣并不曾埋怨。因为微臣确实克兄克父。自打微臣入府,兄长便病灾不断,父亲征战也惨遭横祸,九死一生,差点性命不保,整个族内无一消停……”

他说得头头是道,而萧家这当子事,朝内有八卦之心的人,包括至化帝都一清二楚。听说当年便是因为萧运长接纳了外室子萧长渊认祖归宗,住回了楚州的家中,不过一月,萧大郎便突然生了一场重病,董氏曾狠狠闹过一回。可从此之后,萧大郎的身子,便一直不大好了。

不仅如此,素来骁勇善战的萧运长,在两个月后出征也横遭大祸,差点死在边陲,再回家后,也因为身体每况愈下,无法再上战场,国公之名便单单只成了一个爵位,萧家一脉也从此无人可堪顶梁之柱,萧家在朝中势力也渐渐势微。

那十几年,谢忱贵为宰相,权倾一时,几乎拔除了萧家扎根在南荣的盘大根基,直到萧乾再入朝纲,萧氏一族这才得以翻身,而萧乾四柱纯阳的“克性”之命,也渐渐被人忽略。

但他此番主动提及,众人也不免尴尬。

当年,多少人曾对萧家的衰败暗自生喜?

又有多少人曾经给过突然冒出头的萧六郎当头一棒?他一步一步爬上枢密使的位置,没少吃过这些老臣的暗亏。

可萧乾似乎全然不记得那些事,只道:“离家之后,微臣偶得高僧点化,在佛前忏悔许愿,此生寡欲清心,永不婚配,以免害人害己。”

至化帝目光凝了凝,似在考虑。

萧乾抿了抿唇,似有叹息:“玉嘉公主天姿国色,微臣求之不得,但微臣生得此命,不得不为公主考虑,为陛下考虑,为社稷考虑。”

他凝视着至化帝。

殿内众人也凝视着至化帝。

若萧乾娶了玉嘉公主,那便是至亲至爱之人,按民间的叫法,至化帝他也得叫一声“爹”,那么,四柱纯阳“不利六亲,克性极大”的衰运,岂非也要累及皇帝?累及江山?

久久,至化帝抬了抬手。

“罢了,都退下,容朕思量。”

——

萧乾骑马走出皇城的时候,天边已泛起了斑白之色。他望向天空还未停歇的雪花,微微眯了眯眼,猛地拍打马背,“驾!”

一辆马车从他后面驶来。

远远的,车上那人撩了帘子。

“六郎,且住!”

苍老的声音,带着受风的咳嗽,让萧乾皱了皱眉头,终是勒住马缰,调转马头,走到马车的前方。

“父亲大人何事交代?”

萧运长屏退了左右,抿紧嘴唇看着风雪中静静而立的儿子,打量着他那张半掩在风氅帽子里的脸,有那么一瞬,恍然看见了六郎他亲娘,不由怔了怔。

六郎的亲娘长得极美。

她的容色与气度,皆不同与南荣任何一个女子,二十多年过去了,萧运长却至今都能清晰记忆,当年他初见她的第一眼,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
从未有过的心动。

只可惜,那时他不懂。

如今懂了,却斯人已逝。

她是萧运长出征北方的时候,从战场上捡回来的。当夜南荣军队大捷,他的部众抓了不少胡族舞姬,把中间最漂亮的一个献给了他。

当夜,萧运长便在中军帐里睡了她。原本她那样的身份,睡了一次,若赏给部将,或随便处置,不会再有下文。但她实在太过柔顺,太过美艳,他睡了一次,得了些滋味儿,便带回了楚州,置了一处别宅安顿。

萧运长堂堂国公爷,原本纳一房小妾,不算什么大事,他大可以名正言顺把她接入府中的。一开始,他也有过这样的打算,可六郎他娘不仅美艳过人,肌白而嫩,还天生异瞳,看上去妖娆妩媚,长得便有祸国之像,外型还不似南荣女子。当时南荣与北方珒人和草原部落关系紧张,萧家与谢家的关系更是水深火热,若萧运长堂而皇之的纳她入府,难免被谢忱抓住由头添油加醋的参奏一番,惹人非议。

于是,为了萧家,为了前程,他把此事隐瞒了下来,谁也没有说起,萧府上下谁也不晓得他置了外室。

但纸包不住火,他的心管不住他的腿,他三不五时去与她私会,时常流连别宅,乐不思蜀,没有引起萧家注意,却引起了谢家注意。

趁他不在,谢忱打起了她的主意……

那一日,也是这样大的雪。

她从别宅里逃了出来,顾不上穿好衣服,赤着一双脚,牵着小小的六郎,就那般跑到了萧府求助于他。

可偏生他不在府中,他母子二人被董氏撵了出来。等他再回楚州,已是一月之后,他不知原委,她也不肯言明,可外头的风言风语却多了起来。

他被老夫人召见,在祠堂罚跪三天,仍然执意把她抬了姨娘,将她与六郎接回府中安置,可她再不若往日那般柔顺,更不得快活……

“父亲若无事,儿子走了。”

萧乾幽冷的声音,在夜空中静静传来,每一个字都很轻,却仿若蜇心之针,刺着萧运长的心脏,将他从沉痛的往事中,一点点拉回。

“六郎……”他无声地张了张嘴,讷讷地看着天,“那一日,也是这样大的雪,你母亲她……”

“他死了,死在我的剑下!”萧乾打断他,目光阴冷,似乎手刃仇敌,并没有让他的灵魂得到解脱,“不仅谢忱要死,整个谢家都将为她的亡魂作祭。”

“六郎……”萧运长突然老泪纵横,“幼时的六郎,很爱笑,很可爱,像个瓷娃娃,人人见到都会说,怎会有这样乖巧的孩儿,这小郎君长大了,得多俊啊,尤其那双眼……怎会有孩子的眼珠生得那样好看?”

“父亲不是曾说,那是妖孽之眼?”萧乾轻轻笑着,视线一点一点移向他,仿佛在生生剜着他的肉,“我生得像她,对吗?尤其这双眼。”

“是,像极了。”萧运长喃喃。

“是父亲放弃她的,后悔吗?”

萧运长吸吸鼻子,望天长叹一声,“后悔……”

“后悔也无用。”萧乾打断他,冷笑,“告辞!”

“等等!”萧运长回过神来,看着儿子冷峻逼人的俊脸,微微一叹,“当年是为父对不住你们娘俩,可六郎,今日之事,你也太过莽撞!不论如何,你也不该拿此事拒婚呐?若官家深查,知晓你母亲非南荣女子,这样的身份,难免被人诟病,官家生性多疑,恐怕往后也再难重用……而且,如今谢忱得诛,你若娶得玉嘉公主,不仅是良缘一桩,对咱们萧家也多有助益……”

“萧家是你的萧家,与我何干?”萧乾看着面前这个因为生病,看上去比实际年纪大了许多的男人,淡淡说罢,忽地偏了头,似是不想再看,又似是不忍再看,“天寒地冻,父亲身子不好,还是少出府走动得好。”

马步往前走了两步,他没有回头,却又低声嘱咐,“老寒腿最怕过冬,战场上那些伤,过冬也会难受,等两日我回府给你开些方子。”

萧运长目光微凝。

定定看着儿子的背影,他嘴唇有些颤抖,“六郎,父亲无事,这病好不了,也死不了。可萧家……”重重一叹,他复又道:“萧家也是你的萧家。国公这个爵位,也早晚是你的。”

萧乾回头淡淡看他。

那雪夜下的目光,像一汪冰冷的湖水。

“父亲以为我会在乎一个爵位?”

萧运长微微一怔。

“那你在乎什么?难不成你……”

似是被自己的想法惊住,他赶紧住了嘴。

萧乾却笑了,一双冷鸷的眸中,一层浅浅的碎金色光晕在慢慢扩散,带着一种遮天盖地的霸道,淡淡道:“河山千里,天涯万丈,旁人策得马,我必挽得弓。”

“你……荒唐!”萧运长大惊,唇角几不可察的颤抖,声音小了又小,“一日为臣,世代为臣。事主奉公,忠孝两全,乃萧家祖训,你忘了?六郎,听爹一句劝,那河山千里虽美,不是你的。天涯万丈虽高,也不是你的!”

“是我的,我就拿。”萧乾转脸看他,眼底光芒乍现,似有千军万马奔袭而来,一字比一字冷,“不是我的,我就抢。”

“我以为,你只为报仇。”萧运长似在叹息。

“只为报仇,我先杀你。”萧乾冷笑一声,紧了紧绳子。

萧运长狠狠一窒,迎上他眸底冷冷的寒意,一种似无奈、无悲呛、又似无能为无的情绪让他一张老脸,霎时像苍老了十岁。

这个人是他的儿子。

可他的凉薄无情,却让身为老子的他感到害怕……因为这世间,似乎已经没有六郎在意的人。所谓“无欲则刚”,一个人无牵无挂的人,狠起来真的可以狠到极致。

若有一个女子,可以暖了他的心,制住他的人,不让他为所欲为,岂非好事?

萧运长悠悠问:“六郎,大殿上的话是真的吗?”

萧乾抿了抿唇,“什么话?”

萧运长一叹,“此生永不婚配?”

视线一寸寸凉却,萧乾深不见底的眸,不见半分温度,他道:“你猜?”

萧运长:“……”

这刹那的狡黠,让他激动不已,仿若又见幼时的六郎,可萧乾却全然没有和他叙旧的兴趣。他拍了一下马背,“驾”一声,“儿子先行一步,父亲慢慢猜。”

马蹄的声音,在静夜下格外清晰。萧运长看着他良久无言,等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风雪之中,他方才放下帘子,无力地倚靠在马车上,长声一叹,唤回侍卫。

“回府。”

——

萧乾刚入得枢密使府,薛昉就迎了上来,一边拍着他肩膀上的落雪,一边笑道:“使君总算回来了,墨姐儿还未入睡哩。”

“还没睡?”萧乾脸色一沉。

“是。”薛昉被他一吓,赶紧低了头:“属下劝她好几次,她都不肯,愣是要等着使君回来,恐是忧心使君了。”

“嗯。”萧乾缓和了声音,唇上有一抹笑痕。

薛昉察言观色,继续讨他喜欢:“天还没亮透,墨姐儿就去了灶房,蒸了糕,熬了粥,都温在炉子上,说等使君回府就能吃了。”语速极快地说完,他想了想,又道:“使君是个有福气的人,墨姐儿心灵手巧,性子温驯……”

萧乾一怔。

默了默,他慢吞吞看着薛昉,“她性子温驯?”

薛昉连忙缩了脖子,“偶尔,偶尔……不。属下是单指她对使君性子温驯。”

萧乾哼一声,大步往内院走。

“下次拍马屁,说清楚一点。”

薛昉很无辜:“……”

在枢密使府里,萧乾住的地方与楚州一样,也叫乾元小筑。回到自己的住所,他似是轻松了许多,面上添了几分暖色,大步走入院子,行色匆匆,似有急切。

可不等他入屋,一条大黄狗就扑了过来,又摇尾巴又摆头,前蹿后跳地围着他亲热,也愣生生挡住了他的脚步。

他急:“让开!”

旺财:“旺旺!”

他走左:“你这狗东西!”

旺财:“旺旺!”

他闪右:“听不懂人话了?”

旺财:“旺旺!”

“旺财,怎么了?!”墨九听见院里的动静,跑出来就看见院子里与狗纠缠不清的男人。

银装素裹的天际之下,他颀长的身姿,如芝兰玉树般吐着幽幽的芳华,黑色的发、黑色的衣、黑色的皮风,与白色的积雪衬在一处,竟是那般俊美。一黑一白,是世间最为简单,却又是最为迷人的搭配。

“你回来了?”她微微一笑,奔了过去。一个晚上待在府里,她担心了他这样久,见着他安然无恙地回来,欣喜之余,脚步不免也有些急切。

“仔细些,地滑。”他迎着她过去,将飞奔而至的女子接住,紧紧一搂,便纳入了怀里,掌心顺了顺她脑后扩散的头发,“这么冷,跑出来做甚?”

“我不怕冷!”墨九软在他的怀里,眼神儿往上一瞄,“这不有现成的暖炉么?”

说着她便将冰冷的手往他腋下伸去,萧乾皱了皱眉,并不阻止她,反把她搂得更紧,声音喑哑道:“小妖精,再惹我,破戒了?”

噫,这句话有些耳熟?

墨九听着这似曾相识的话,皱了皱鼻子,埋首在他怀里,那清淡的薄荷味儿与男子气息混合一起,清盈入鼻,让她整个身子有些酥软,无力地依靠着他。

“萧六郎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他浓浓的鼻音很哑,有一种慵懒的暧昧。

墨九翻了翻眼皮儿,抬头看他,正好与他低垂的视线相撞,不由微微一怔。那火一样的眸中,似燃烧着两团火焰,这刚烈的风、这飞舞的雪也灭不了它分毫。

“你这样看我做什么?要吃人似的,怪吓人的……”墨九狐疑地问着,可话还没有说完,只觉身子突地离地而起,她被萧六郎整个儿的抱了起来。

这感觉有些奇妙,她已经有很多很多年,没有被人这样抱过了……记忆中,唯一一个这样紧密抱她的人是她的爸爸。可自打她晓事,慢慢长大,连爸爸也不这样抱她了。

她喜欢得眉飞色舞,双手揽紧萧乾的脖子,像个小姑娘似的,两条腿来回扑腾着,不停唤他,“萧六郎,来,转个圈儿,转几个圈儿……快嘛!”

萧乾怔了片刻,方才领会她的意思。

虽然他不懂得墨九要“转圈”的心思,他却依言照做,掐着她窄细的腰,双臂用力,便抱着她在漫天舞动的飞雪之中,原地转起圈来,一圈,又一圈,他用力的胳膊高高扬起,墨九的惊叫声与笑声,也传了老远……只可怜了地上的旺财,根本搞不清楚状况,跟着他们一圈又一圈的瞎转。

墨九哈哈大笑。

“好玩,萧六郎,再转。”

“你头不晕?”

“不晕,再来再来,我可喜欢。”

“……”

雪地上,笑声不断。

一大一小,一黑一白两个人影,似乎与风雪浑为了一体。一个裙摆飘逸、一个风氅飞扬,一个笑容娇俏,一个容颜清俊,一个如那雪中妖姬,一个如那下凡谪仙,各有美丽,各有妖娆……将这一片纯白的世界点缀得宛若仙境,便是将世上所有与美有关的词汇堆积一处,也无法描述万一。

墙角处,有几颗脑袋探了又探。

“娘也……这是咋的啦,转不停呐?”

“不是一家人。”声东说。

“不进一家门。”击西说。

“没事就发疯。”走南说。

“连狗都很笨!”闯北总结。

“妙啊!”

院子里的两个人当然不晓得已经被四大隐卫当成了“疯子”,等墨九玩够了,终于心满意足地被萧乾抱着入了屋子。

与外面的冰冷不同,屋子里很暖,萧乾没让她下地,一直抱着走向了他的房间,于是那长长的一段路,便添了暧昧,连地也松软得像铺了一阵棉花,墨九心里软酥酥的,看着屋内的灯火,心脏怦怦直跳。

“萧六郎……”莫名的紧张感,让她下意识想找点儿话说,于是,她想了想,眉眼弯弯地问:“萧六郎,你入宫,没发生啥事儿吧?”

萧乾眉梢一挑,把她放在椅子上坐好,解身上风氅,拍拍雪花,搭在衣架上。

“疯够了才想起来问?”

墨九认真地托着腮帮看他的脸色,喟叹一声,说得情深意重,“这话太没良心了。你都不晓得,我老关心你了。你若再不回来,我都准备闯入皇城,与你一同赴死了。”

萧乾:“……”

墨九嘿嘿一声,“不信?”

萧乾摇头,“你会嫌麻烦的。”

墨九哈哈一笑,“那是。一同赴死这种事,何苦来哉?你若真的死了,我肯定也舍不得死。我会把你没吃过的吃回来,把你没享受过的,享受回来,这样才不负你的情义嘛。”

看她说得认真,萧乾哭笑不得,“你个没心的东西,除了吃,还懂得什么?”

“谁说我没心,我心大着哩。”墨九笑嘻嘻揭开炉子上温着的稀粥盖子,用白玉似的瓷碗盛了一碗,放在桌上,鼓着腮帮吹了吹,抬眸道:“你不要以为姐就只懂得吃喝玩乐,姐的本事,说出来怕会吓着你。放心吧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你总会有用得着我的时候。”

“阿九。”萧乾严肃地坐过来,突地夺过她手上的勺子,将她略带凉意的小手握在掌心,慢吞吞道:“现下便有一件事,用得着你。”

看他说得严肃,墨九微微一怔。

“何事?”

萧乾唇角微弯,“好事。”

墨九不解的挑眉,“你要嫁我为妾?”

“……”无奈地扫她一眼,萧乾紧了紧掌中柔若无骨的滑腻小手,心疼的揉了揉,凝视她片刻,缓缓道:“阿九,艮墓有着落了。”

墨九几乎要停止呼吸。

八卦墓一直没着落,这些日子以来,她没有一日不在心里念叨,也想过无数种可以的存在,可天下之大,她依旧毫无头绪,如今得来全不费工夫,她忍不住激动,一把反抓住萧乾的手。

“在哪儿?”

萧乾不答,一双幽深的眸子在昏暗的灯火下,有一种讳莫如深的深邃,既正经,又邪魅,既无赖,又尊贵,仿若带着蛊惑人心的无声邀请。

“亲我一口,便告诉你。”